影視娛樂(lè )資訊>>資訊>>內容

真實(shí)事件改編,《海天雄鷹》揭秘艦載機試飛員的訓練與生活。

日期:2024-06-24 11:01:51    標簽:  

 “來(lái)??!”心里吶喊著(zhù)的我國飛翔員,駕馭著(zhù)戰斗機沖向敵方,把自己和戰斗機當作最后一枚航炮……


近來(lái),軍旅體裁電視劇《海天雄鷹》在央視和優(yōu)酷等平臺播出,我國視聽(tīng)大數據顯現,該劇1-8集就以3.007%的收視率占有黃金檔榜首的位置。網(wǎng)絡(luò )上,不少觀(guān)眾也稱(chēng)贊這部主旋律軍旅劇“高燃”“振奮”。

?
QQ瀏覽器截圖20240624105814
《海天雄鷹》以實(shí)在事情為藍本,初次揭秘被譽(yù)為“刀尖舞者”的航母艦載機試飛員的練習和生活。

導演劉家成在承受紅星新聞?dòng)浾卟稍L(fǎng)時(shí)稱(chēng),這些年,很多軍旅劇遭到詬病,究其原因是創(chuàng )造內容偏離了實(shí)在,有名無(wú)實(shí),實(shí)則是偶像劇、愛(ài)情劇。他這一次想為軍旅劇正名,“咱們或許拍的味道不是《亮劍》,咱們拍的是現代武士。要把今世武士那種精氣神拍出來(lái),不是敬個(gè)禮、列隊,而是要把那種爭強好勝、絕不認輸、爭當榜首的精力拍出來(lái)。”





《海天雄鷹》的故事從上世紀60年代一場(chǎng)空戰講起。我國近海域頻遭某國侵犯,水兵一零一團團長(cháng)余兆年和飛翔員吳驚天接到指令前去驅趕。在打完所有的航炮后,余兆年駕馭戰斗機,心里喊出“拼刺刀”“來(lái)啊”,硬是將自己作為最后一顆炮彈沖向敵機……《海天雄鷹》的開(kāi)篇讓不少觀(guān)眾感到熱血沸騰。那是一場(chǎng)敵我實(shí)力懸殊極大,但最終以弱勝強的空戰。



隨后,鏡頭一轉,來(lái)到2009年,我國首款艦載機殲15試航出海,主飛人員是一零一團原團長(cháng)秦大地(侯勇 飾)。秦大地試駕時(shí),俯沖海面,又直沖云霄,幾乎是極限的飛翔考驗了殲15的素質(zhì)。



不管是60年代的空戰仍是2009年的試飛,幾代我國水兵都巴望航母。60年代的空戰,敵人叫囂著(zhù):“沒(méi)有好的飛機和導彈,沒(méi)有航母,一個(gè)國家連家門(mén)口的海洋也守不住。”晚年余兆年則遺憾地說(shuō),國家沒(méi)有航母,被人家欺壓的狀態(tài)恐怕還得持續。秦大地掌握著(zhù)飛翔手冊上沒(méi)有的鷂式飛翔技能,就因為沒(méi)有航母,這項技能無(wú)法寫(xiě)入飛翔手冊。



這部劇的導演是劉家成,在此之前,他曾因拍照《正陽(yáng)門(mén)下》《情滿(mǎn)四合院》《芝麻胡同》等“京味”電視劇聞名。劉家成說(shuō),其實(shí)他2007年就拍過(guò)軍事體裁的《高地》,主演也是侯勇。后來(lái)又和朱亞文先后協(xié)作了革新體裁的《高粱紅了》、青春軍旅劇《天然生成要完美》。

2018年,劉家成在接觸到《海天雄鷹》的劇本后,便被體裁所招引,“拍航母,就很振奮、震懾。有時(shí)機接觸到這個(gè)體裁,是我的榮幸。”他說(shuō),作為影視作業(yè)者應該有一份責任,尤其是對年輕人的導向,“男人得有血性、擔任、剛烈。咱們現在男孩越來(lái)越精致,活得越來(lái)越靦腆。”他有些無(wú)奈地說(shuō),自己看到有些綜藝節目男孩上去就哭時(shí),“我著(zhù)急,看到這些現象對未來(lái)有憂(yōu)慮。我覺(jué)得有這個(gè)航母體裁,特別是看到艦載機飛翔員那種氣勢,這才是年輕人追星的典范。”



“我拍這一部劇,等同于拍了三部劇,所付出的精力和膂力很大。”實(shí)在進(jìn)入到創(chuàng )造,劉家成才發(fā)現難度超出了幻想。比如在專(zhuān)業(yè)性和實(shí)在性上,不能有任何錯誤,“什么叫偏流板,什么叫阻撓索,掛鎖怎么成功的,起飛、下降的進(jìn)程是什么樣的……這些都得保證專(zhuān)業(yè)和精確。”

天空戲的拍照是難題之一。為此,劇組提前準備好了1000多個(gè)分鏡,嚴格按照劃分的鏡頭拍照。同時(shí),攝像機怎么跟著(zhù)飛機上天,怎么近距離拍照艦載機的特技動(dòng)作,都對拍照者提出了很高的要求,藝人也需要在飛機中配合特效完結各種旋轉動(dòng)作。拍完之后,劉家成有大約五、六個(gè)月都在做后期,除了編排以外,要點(diǎn)便是盯特效。



劇集一開(kāi)篇那場(chǎng)讓人熱血澎湃的空戰,是依據實(shí)在故事改編。劉家成說(shuō),原型人物是水兵航空兵英豪高翔。1965年,高翔開(kāi)著(zhù)殲6,把美軍當時(shí)最先進(jìn)的F-104C戰斗機擊落,“整個(gè)進(jìn)程跟咱們寫(xiě)的劇本一樣,只不過(guò)咱們稍微做了藝術(shù)加工,F—104C改成了F—18。”80年代末,美軍飛翔員史密斯到我國來(lái)訪(fǎng)問(wèn)時(shí),一定要見(jiàn)高翔。那時(shí),高翔拿著(zhù)我國的白酒,在請他吃飯時(shí)說(shuō),“天上我沒(méi)輸你,喝酒我也不能輸你。”“老英豪(高翔)最后還說(shuō):天上是敵人,地下是朋友。這么好的實(shí)在事情,為什么不出現在劇本里呢?”



為了創(chuàng )造更實(shí)在,劇本也經(jīng)過(guò)了多次調整。劉家成回想,最初的劇本對老武士的描寫(xiě)很豐厚,但年輕一代相對弱一些。劉家成果帶隊登上我國榜首艘執役的航空母艦遼寧艦體驗生活,采訪(fǎng)司令員、艦載機飛翔員等,得到了很多的一手資料,了解了他們的作業(yè)、生活還有感情。所以,在最后的劇情中,增加了不少年輕一代武士的生活。



劇集的準備從2018年開(kāi)始,后來(lái)因為一些原因暫時(shí)中止,但沒(méi)想到一停便是四年。劇中出演水兵副司令的李幼斌每次見(jiàn)到劉家成,都要問(wèn)“什么時(shí)候再拍”,他說(shuō)“再等幾年就真的記不下臺詞,老了,接不了了,怕會(huì )是一個(gè)遺憾。”



2020年,電視劇終于從頭開(kāi)拍,一召喚,大家全來(lái)了,沒(méi)想到拍了幾個(gè)月又因為疫情,只能又停了幾個(gè)月?;叵肱恼諘r(shí)的種種,劉家成感慨,全劇組發(fā)揚了劇中人物的團結一心和不怕?tīng)奚木?。比如李幼斌,到了劇組以后,就安心在這里拍戲,多少戲找他都不接。拍照時(shí),臺詞歷來(lái)不打磕巴,全部提前背好。即便他的戲已經(jīng)拍完,但還在現場(chǎng),“他也是要讓年輕藝人們看看,我都不走。這是一個(gè)習尚,誰(shuí)都不走。所以這個(gè)組的習尚很好,跟李幼斌老師盡職盡責是離不開(kāi)的。”

除了李幼斌的水兵副司令,張光北扮演的空軍副司令一出現,讓不少觀(guān)眾夢(mèng)回《亮劍》——李云龍和楚云飛“亮劍變亮艦”。



張光北和李幼斌再次同框

劉家成回想,李幼斌演的是水兵副司令,那空軍首長(cháng)找誰(shuí)呢?必須找一個(gè)勢均力敵的,年紀也附近的藝人。后來(lái)有一天,張光北找到劉家成,表明傳聞他正在準備一部軍旅劇,自己很想參與。兩人一聊,劉家成才得知張光北從前還在水兵部隊執役,“他把相片給我一看,我當時(shí)就動(dòng)心了。”劉家成說(shuō),兩人的再次協(xié)作倒不是問(wèn)候《亮劍》,而是讓他們持續“亮劍”。

相關(guān)花絮

QQ頭像專(zhuān)區劇情網(wǎng)致力于提供最新電視劇劇情介紹 、電視劇分集劇情、明星個(gè)人資料 Copyright @2008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QQ頭像專(zhuān)區劇情網(wǎng)版權所有 備案號:滇ICP備2023009294號-87